紫幽阁 > 历史军事 > 北宋大丈夫 > 第943章 龙涎香

北宋大丈夫由紫幽阁(m.newmao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  沈安出了政事堂,唏嘘道:“这和范进中举没什么区别吧,老韩竟然这般沉不住气,哎!宰相肚量哪去了?”
“范进是谁?”
包拯悄无声息的出现了,沈安心中一个哆嗦,“范进是某以前听说的一个读书人,那人喝点酒就喜欢吹牛,还喜欢杀猪……”
“杀猪?”包拯一听就觉得过分了些,“他既然读过书,就算是考不中进士,可找个事做做总是可以的,为何要杀猪?”
在能吃的牲畜里,目前猪的地位最低,能吃得起肉的百姓都不会吃猪肉。
猪的地位低,连带着杀猪匠的地位在同行业里都不高。
这个大抵就是一个学校里,带实验班和带学渣班的区别吧。
“那范进就是个颓废的,你以后莫学他。”
包拯很是觉得这等人就是废渣,他看看政事堂里面,说道:“此次……韩琦度过了难关,有人会倒霉。”
曾公亮首当其冲,不过他是次相,韩琦没办法。
“曾公亮那边韩琦也没办法吧。”
包拯很是淡定的道:“韩琦无需动他,但却能给他找麻烦。首相对次相,曾公亮最近的日子不会好过。不过你别管,这事官家都不会管,只会坐视。”
赵曙大抵是希望宰辅们闹矛盾的,但是矛盾的规模和性质他必须要控制,否则而一旦失控,政事堂就是要大清洗了。
“是。”
沈安觉得姜还是老的辣,自己的经验不够,分析的太偏面。
“不过你帮了韩琦一把,此后他没法对你下手,否则天下人都会说他是忘恩负义。官员忘恩负义……连官家都会看不起他。”
包拯欣慰的道:“韩琦这人虽然脾气不好,可却极为记情,此后老夫……若是……以后你也有人照看着,老夫也就放心了。”
这话不大吉利,沈安笑道:“您这个还早着呢,古时候七八十岁还做重臣的多了去,您才六十多,日子还长着呢!”
包拯叹道:“若是如此,那就再无遗憾了。”
人活到了六十多岁,大抵对未来也看清楚了,知道自己正一步步的走向那条路,无论你惶然还是焦虑,时光都会慢慢消逝。
所以稍微豁达些的老人都会淡然处之,然后看淡一切,在最后的岁月里好好的去体验活着。
包拯却不同,他想在最后的日子里能为这个大宋做些什么。
“您放心,政事堂里……您铁定有个座位。”
沈安笑的很是没心没肺的,可包拯却突然一惊,冷冷的问道:“此次韩琦被弹劾,你掺和……可是在谋划此事?”
“没有啊!”沈安茫然的道:“这政事堂不是得看官家的意思吗,某哪里敢去谋划人选?”
“老夫要进政事堂,只会一步步走进去,你别去掺和。”包拯狐疑的看着沈安,直觉告诉他,这个小子支持韩琦并没有那么纯粹,弄好不都是算计。
“是,某不掺和。”沈安回答的有些漫不经心,包拯正准备说话,前方来了个内侍,欢喜的道:“包相在呢,小人正准备去三司寻您,这下可算是省下了不少路程。”
包拯问道:“可是官家召见?”
内侍说道:“是,官家刚吩咐小人来寻您。”
包拯对沈安说道:“赶紧回家去。”
“好,某马上回家。”
沈安看着他进去,然后回身冲着政事堂的门子说道:“里面若是打架了,去寻个泼皮传信,某亲自答谢。”
门子一听就乐了,没口子的答应。
沈安可是土豪,他的亲自答谢,那可就发财了。
……
赵曙正在看书,陈忠珩在点香炉。
香炉缓缓冒烟,陈忠珩盖上盖子,然后陶醉的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龙涎香啊!
这味道……怎么就赶不上沈家的辣酱香呢?
这龙涎香是海外国家进贡而来的,价比黄金,赵曙一般舍不得用。可刚才却主动让他去寻了些来。
官家的心情……看来不是很美妙啊!
“官家,包拯来了。”
“让他进来。”
赵曙放下书,吸了一口龙涎香的烟雾,皱眉道:“很好闻,我嗅了一下,竟然觉得轻松了些。”
陈忠珩大喜,起身道:“官家,这是好事啊!”
赵曙的老毛病是一个隐患,一旦发病,那几乎是六亲不认,近乎于疯子。
这个毛病从未有人能治好,哪怕是师从于邙山神医的沈安,也只能是用唢呐来控制,不敢说能治好。
龙涎香竟然有这等好处?
陈忠珩欢喜的道:“官家,让人去采买吧。”
包拯正好进来,赵曙问道:“龙涎香于我的身体有好处,但价比黄金,你怎么看?”
包拯是三司使,大宋的管家,从上任伊始,他就变成了一只铁公鸡,不管是谁,但凡不该给的钱,一文都别想要。
赵曙的问话带着些玩笑,他端起茶杯,等着包拯发飙。
“要多少?”包拯没有丝毫犹豫,皱眉反问道。
嗯?
赵曙有些惊讶的放下茶杯,“你包拯竟然能同意?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?”
按照他的想法,包拯该是要说上一番大道理,和那些臣子一样,说帝王该节省,这等奢靡的东西还是算了吧。
可包拯竟然问要多少……
包拯说道:“黄金有价,官家的身体无价。”
赵曙感动了。
他真的感动了。
那些臣子有几个在乎他的?
他们只关心自己升官发财,只关心自己的抱负和理念能否实现,至于官家……那和某没关系啊!
包拯果然是重臣啊!
就在他感动时,包拯继续说道:“龙涎香臣记着是海外进贡的东西,回头臣让沈安去水军问问,下次可否去弄些回来。”
感动中的赵曙瞬间就炸毛了。
水军去弄些回来,那些杀胚……这不是贬义词,在得知了水军在大宋之外的所作所为之后,赵曙觉得那就是一群悍匪。
这些悍匪去弄龙涎香,想来是一文钱都不肯花的,谁若是不肯,那简单的很,常建仁脱掉衣裳,拍打着肋骨冲过去砍杀就是了。
果然还是铁公鸡啊!
他喝了一口茶水,说道:“给包卿茶水。”
“多谢官家。”
包拯问道:“不知官家叫臣来是有何事?”
旁人被官家召见都会感到荣幸,可包拯却有些不耐烦。
三司的事情太多了,就这么一会儿工夫,就会挤压几件需要包拯批示的事情。
赵曙知道,所以才觉得这等臣子纯粹。
“此次韩琦之事你敢于直言,我很欢喜。”
倒韩事件里,赵曙一直在旁观,直至最后才表态,一举击溃了倒韩大军。
现在是论功行赏吗?
包拯说道:“臣只是觉着大多数人赞同之事,怕是不大好。”
赵曙有些惊讶的道:“这话……有道理啊!”
真理永远都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,这话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他颔首道:“对于三位宰辅,你如何看?”
这话里有些莫名的含义,若是早就觊觎着进政事堂的官员,此刻定然会脱口而出。
可包拯却想了想,说道:“都是栋梁之才。”
他说这话时神色中多了些不自在,大抵是违心之言。
三司使号称计相,算的上是宰辅。
既然是宰辅,大伙儿自然是你看我不顺眼,我看你觉得不称职,反正一句话,老子天下第一。
没有这种心态的不是特别豁达,就是心态好到爆炸。
包拯乃是大宋第一喷子,豁达和他不沾边,心态……但凡见过他喷人的,都在担心他心脉的老毛病发作,一头栽倒。
只是沈安的调养方法和救心丸给力,让包拯越发的精神了。
赵曙说道:“三司你觉着如何?”
“是重任。臣自上任以来,未曾敢又丝毫懈怠,每每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。”
这就是钱罐子,看守钱罐子的责任实在是太重大了。
赵曙点点头,“你……朕知道你的性子虽然暴躁,却纯粹……”
帝王不怕你的性子有缺陷,就怕你八面玲珑。
这样的人没有帝王稀罕他的效忠,因为那是毒药,会让你放松了警惕。
包拯心中一动,说道:“臣从未多想什么,只知道尽力而为。”
“尽力而为就不容易了!”
赵曙想起了包拯和欧阳修之间的矛盾,就点头,“你去吧。”
就这么说几句莫名其妙的话?
包拯觉得这个召见有些莫名其妙。
等出去后,他想起了韩琦之事,一仔细分析,就苦笑了起来,“那个小子……”
官家在此次倒韩事件里袖手旁观,看清了许多人,事后定然是要有些动作。
那么……难道政事堂要有变化了?
包拯突然止步,喃喃的道:“那个小子,他的谋划难道能成?”
从鼓动身边人支持韩琦开始,沈安就开始了一次逆行。
大家都在倒韩,你却挺韩,这不是逆行是什么?
一片人山人海的涌动中,沈安带着几个人在相反而行。
在那些嘲笑和幸灾乐祸的注视下,他们成功了。
“这个小子啊!”
包拯突然笑了起来。
他支持韩琦,只是为了给沈安擦屁股。在他看来,韩琦肯定会倒台,到时候那些人必定会清算沈安,所以他要冒头,站在最前方,那些人想攻击沈安的话,首先得攻击他。
他已经做好了准备,可没想到这事儿竟然逆转了。
逆转也就罢了,看官家的意思,分明就是有意自己进政事堂。
包拯只觉得心中一热,觉得这天空都是清朗。
轰隆!
雷鸣声很沉闷。
赵曙坐在那里,面色冰冷,“弹劾韩琦的大多是随大流,擅自揣度我的意思,想落井下石。此刻包拯等人的坚持就难为可贵……”
陈忠珩听到这话,不禁为自己的好基友感到了不平,就冒险说道:“官家,是沈安啊!”
赵曙看了他一眼,问道:“辣酱可好吃?”
“臣死罪。”陈忠珩觉得自己要大祸临头了。..

紫幽阁(m.newmao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北宋大丈夫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newmao.com